我想,今天晚上若是不把這篇文章寫出來,我會睡不著覺,
可是,縱使寫完po出來了,我依然還是會難過.....
正因拉庫拉庫溪的美麗與哀愁。
PICT0106.jpg


週五晚上,我跟Dino宅在家裡上網,噗Plurk、掛MSN、開信箱、點facebook,
突然看到山社學妹facebook塗鴉牆上以"鹿鳴水力發電計畫"命名的一串連結:
http://www.taipower.com.tw/left_bar/power_life/power_development_plan/Telegraphic_Transmission.htm
好奇心驅使,我點進了連結,原來是台電新增電源計畫書呀。

當我順著標題找到了"鹿鳴水力發電計畫"時.....傻了眼
本計畫本計畫位於秀姑巒溪支流拉庫拉庫溪之下游......
淨尖峰能力2,388瓩,年發電量40.7百萬度,益本比1.14,
於經濟壽齡50年內之投資回收率為73.48%,容量因數0.65。
本計畫經濟及格,財務性欠佳,唯目前化石燃料價格節節高漲,
本計畫仍宜積極開發。主體工程預計於104年1月開工.......。


雖然看著這一篇簡略的敘述,
我的真的無法判斷,所謂的"在玉山國家範圍外"
就是公務員對生態環境不會有什麼影響的隱喻嗎?

甚至我也不知道,如此公佈的計畫就是代表著勢在必行的決定了嗎?

更沒有人可以告訴我這個市井小民,這個決策的影響所及到底有多廣?。。。
(期待有哪個知道多一點的能人智士,可以幫我解個惑。)

好多好多的問號與從內心深處嘔到嘴邊.。。。


等等!!
拉庫拉庫溪,不就是咱曾開玩笑說有著歡樂別名的 樂樂溪嗎?
拉庫拉庫希,不就是有著布農文化的Luk-Luk?
拉庫拉庫溪,不就是大詩人余光中筆寫下絕美詩句的永不回頭的浪子嗎?
拉庫拉庫希,不就是一路順著日八通關古道東段的那條美麗河流嗎?

要蓋水庫是怎麼一回事?

台灣西部河川幾十年來被一座座的巨型柵欄,
一節節截斷的現代化地貌,也要隨之在東部複製上演了嗎?

環評真的可以過嗎?

電力需求真的有如此之大嗎?

就因為一句"唯目前化石燃料價格節節高漲"的粗糙理由,
真的
就要蓋水庫了嗎?
到底是怎樣了?有誰可以到訴我!!!


---以下是回意分隔線----
記得當年還是學生的我隨著登山社夥伴接了學校研究計劃,
在寒假期間背著20公斤的大背包從西部火車站集合,
一行三人在午夜時分,搭著莒光號一路搖搖晃晃的到了花蓮玉里,

又轉搭車子前進八通關古道東段的起始點南安。
沿著這條被人們稱之為日治時代八通關越嶺的古道往前行進,
從南安、山風、佳心、黃麻、瓦拉米、山陰、
多土滾、石洞、抱崖、新崗、多美麗、之後到達了大分。
PICT0033.jpg  

這是一條原始生態多元、且人文遺產豐富的路線,
在路上我跟同伴甚至遇到了山羌,我們還對忘了足足30秒以上,
那澄凈深邃的眸子到現在我還是忘不了。

在多美麗,這個有著跟她名字一樣迷人之日據駐在所遺蹟,
在濃霧下我們造訪她的神秘與雍容,
即使過了那麼多年,偶爾還是會在腦海中晃過當年初見她時的驚艷。
(P.S.照片是大霧中傻光相機對不到交的多美麗駐在所)
PICT0122.jpg

我也忘不了個,沿路陪著我們的就是那
"涓涓冷冷、急湍滔滔"的拉庫拉庫溪,這條河流。
他是秀姑巒溪上游重要支流之一,發源於秀姑巒山東側稜線,
他的河域北岸有清朝闢建的八通關古道,南岸闢有日據時期越嶺道路,
會知道這一些,正是因為當年要去走古道東段,所以硬是做了一些功課。
我常想像,當年不管是清朝人、布農族人、日本人,
在霧氣氤氳中順著河流來到了這邊,他們看到時,從口中迸出的第一句話是什麼?
如此鮮豔的歷史人文色彩,到影在這條河上,是怎樣的美麗情景?。。。。。
---以上是回意分隔線----

Sorry,我想上面無窮回圈似的回憶,又把話題給扯遠了,
總之,我以為把心理雜亂的想法寫出來會讓自己清明沉靜些,
可是寫到這,好像只是讓自己冷靜了一點,
感傷的心情並沒有好轉外,甚至越沉越down。


說來奇怪,對於在這塊土地上 聽聞這類事情的反應,
我老早就應該練就一身金剛不壞的自處之術,而見怪不怪了呀?

從花蓮要蓋"會帶來財富與無限就業機會的?"蘇花高、
從政府要把七星潭賣給財團事件、
從中科三期環評爭議、
新竹尖石鄉比麟水庫的即將興建.......


太多太多懷著帶動經濟大夢的建設碰上當地生態及人文
所產生的衝突與對立總是一再的上演,
我想在所有已開發、未開發、開發中國家都會遇上這樣的戲碼,

只是,在台灣這蕞爾小島上的大部分人,
我們的最後抉擇?會往哪個方向去?
PICT0109.jpg


科技(=夕陽?)製造代工業真的是一條我們唯一可以選擇的路嗎?
跳動數字下的經濟成長率真可以完全反映全民的幸福嗎?
快速道路鋪好了,旅客就會如期帶著大把鈔票前來朝聖嗎?
什麼是我們真正需要的?什麼又是我們一心想要的?
咱們想要的又真的是我們需要的嗎?

說真的,我無法用我這個缺少智慧的腦袋全盤回答
就把答案留給你/妳自己吧。
 

每當地震、山洪、暴雨....等天災人禍降臨這塊土地時,
我都會在心中默默的祈禱, 天佑台灣 。

妳/你知道嗎?今天晚上,我又有相同的衝動,
閉上眼睛,誠心祈禱, 天佑台灣,還有
天佑這塊土地,以及在上面的芸芸眾生、山、河、樹木。

我知道最根本的經濟民生問題很重要,
可是我也希望老天爺可以保佑這土地上的人民
吃的飽的同時,同時也可以多多保佑我們長長看長線智慧


-拉庫拉庫溪 余光中-

深山的秘密只有流水知道,

也只有流水會洩漏。

流水的身世只有深山記得,

從涓涓冷冷到急湍滔滔,

只有沿途的峻峭清楚。

只有終日無語的岩石,才會縱情無拘的澗水,

一路唱著起伏的牧歌,應大海的號召跳躍而去。

拉庫拉庫溪,永不回頭的浪子,

只有中央山脈的眾老,在天際為做講古,才能夠追述上游你清澈的童年。




很晚了,我想我該睡了,
引錄余光中的詩文,希望大家在美妙的拉庫拉溪字裡行間,有個好夢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yl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